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28大胆走进去
我把布包放下,就又急匆匆的出来了。
现在是这些工厂的下班时间,都在这里娱乐和吃饭。
我在熙攘的人群中走来走去的,眼睛不够使的一般到处是寻找着。
由于天热,这里的男女都穿的很少,男的差不多就是穿个大裤衩子,一个背心,还有很多光着膀子的。
女的都袒胸露背,尽显着自己的窈窕身材。
我走累了,就在一个摊位前找个座位,买了几个海鲜串,要了一瓶啤酒慢慢地喝了起来。
一瓶没够,我就又要了一瓶,渐渐地,人越来越少了。
这时候,听老板说这些工人上班时间很长,都是要加班加点的,他们有的回去上班了,有的回去睡觉了。
剩下的这些就是一些不干正经事地人了。
也是有男有女,搂搂抱抱的,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我付款以后,就站起来要回去睡觉,看来今晚又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就在这时,有个胸上刻着一条青龙的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喂,兄弟,要不要找个妞?“我摇头,意思是不要,他就又开口说:“在这里打工不容易,压力大,放松一下,那边几个女孩随便挑,一个钟点五十,包夜二百,咋样?”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介绍女孩子给我,花钱跟她们睡觉。
我又摇了一下头,然后就往前走去。
忽然,他走到我的前面,在我的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然后说道:“你特么的是哑巴?今晚你就是不要,也要拿钱!” 我瞪着眼看着他,又摇了一下头。
他竟然生气了,说我是在蔑视他,连句话也不给他。
于是,他就抡起拳头连着在我的胸膛上打了好几拳,并且喊了一声,又过来了两个人。
只听他说道:“这小子有钱,可是不泡妞。
可是,他的眼睛看了咱们那几个女孩,从上到下都看了,而且,还透过衣服把里面长得什么样也看了。
不能白看,拿二百块钱就放他走。
不然打死他!” 我一看他们要上身打我,我就做好了准备,如果真敢上,我就让他们尝尝我一指禅的厉害。
可是,忽然又想起了父亲的话,不能动不动就用武功,要学会忍让,要深藏不露,不然,会给自己招来无尽的麻烦。
于是,我就收起了功。
他们三个人列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势,然后一起向我进攻,这时,我“啊”了一声,他们立刻就都站下了,然后,惊愕地张着嘴看着我。
我立即把钱掏出来,抽出了二百元递了过去。
胸上有青龙的那个小子过来把钱抓了过去:“你小子还算识相,不然会让你爬着走。
”我刚要把剩下的钱塞裤兜的时候,那两个家伙一拥而上,就把钱抢过去,然后,三个人一起跑了。
眼看着他们跑了,我有点呆若木鸡。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这一瞬间,我的钱都被他们抢走了?我如果去追,指定能追上一个,可是追上以后,我一定会遏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不把他打死也得打残。
于是,我晃了下脑袋,把一口吐沫艰难地咽进了肚子里。
回到旅馆,我直接进房间睡觉了。
现在我很庆幸先交上了住宿的押金,不然的话怕是要流落街头了。
从上了火车,几乎没有合眼,就是夜里的时候,我看到旅客都仰着趴着的睡觉,我一点困意也没有。
一个是第一次在火车上过夜,新奇而又激动,再一个就是马上要和恬恬见面了,心里充满了期待。
所以,即使想睡也睡不着。
这里有公共浴室,我去冲洗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
又困又累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正在我睡得香甜的时候,被隔壁的声音乱醒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竖起耳朵听着,忽然我明白了,这是男女的声音,在床上忙活那样的事那。
不过这也太夸张了。
那个女的好就跟被杀似的,精疲力竭而又激情肆意的。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心儿,她没有过这样的喊叫声,她总是微闭着双眼,脸上荡漾着那种让人着迷的笑容,最动情的时候,她就是用嘴啃住我的肩膀。
这样的闹腾,还真是挺新鲜的,我伸手摸了一下墙板,原来就是一层三和扳隔开的,既没有装修,更不隔音,就跟在一个大房间里一样。
这边的声音结束后,那边又响了起来,虽然动静没有刚才的大,但是那种压抑着的吟唱更让人难受,真担心会憋的没了气。
我睡不着了,就起来盘腿坐床上抽起了烟。
我乱中取静,想着明天该怎么办。
没钱了,这样的旅馆怕是也住不成了。
再找不到恬恬,那我应该怎么办?接连抽了几支烟,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于是,我就有些沮丧的仰躺在了床上。
这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别的门在响,可是,都没有动静,我就下了床,这时,我才知道是我房间的门在响。
这大半夜的是谁?于是,我就拔开了插销。
一看,一男一女站在门口,气势汹汹的。
我懵了,看着他们。
那女的就穿着内衣,双手卡在腰间,说话了:“你咋这么变态,听够了,又抽起烟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忍了,你还抽起来没完了?我气管不好,都喘不上气来了,你想憋死我呀?” 我双手摊了一下:“我在我房间里抽烟,碍你们啥事了?”还说我变态,你刚才的喊叫声都能顶破房顶了,抽支烟还不行了? 那个男的是站在后边的,这时,就走进房间,对我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打:“你是哪里的混蛋,是不是约的人没来,急眼了?我看就是欠揍!”打完了,骂完了,走了。
这时,我就听到旅店的老板过来了,他推开我我的房间门说道:“你睡不着就不要抽这么多烟,你看看,都把刚才那一对呛跑了。
” 我很不服气的在想,他们严重的影响了我睡觉,还没有说什么那,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抽支烟,还不愿意了,又打又骂的,我都冤死了。
想归想,可是,嘴里却说道:“我在自己的房间抽烟,怎么还会呛到他们?” 老板指了指上面:“都通着那。
三合板不够长,那里就没有封住。
”我这才发现上面还真是有一大截是没有封上的,怪不得刚才的动静那么大。
而烟雾通常都是往上漂的,呛到他们也就不足为怪了。
老板走了以后,我关上门,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这里的套路我实在是摸不清,处处被欺负。
我心情格外的差,简直是坏到了极点,都想把墙板给他拆了。
第二天,我睡到很晚才起来,都是昨天晚上气的,又没有睡好。
当我走出旅馆的时候,老板问我今晚还住吗?我说住,一定是要住的。
老板就说要交上昨晚的钱,我说不是有押金。
从押金里面扣就行,他说不行。
只有一百块钱的押金,如果再住一晚是不够的。
让我把昨晚的交上,如果不住的话押金还能退还给我。
可是,我摸了一下裤兜,只有二三十块钱。
老板看了看我,就找给了我四十块钱,说没钱怎么住店呢?让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不过后来他说道:“在这里哪有挣不到钱的,一看你就是好吃懒做,不肯出力流汗。
” 我立即转身问道:“老板,哪里能挣到钱?” 我立即提着我的布兜就走了。
来到那些工厂门口一看,果然都在招人。
昨天的时候,只是一心的找恬恬了,这么大的牌子都没有看到。
于是,我就一家一家的走着,看着上面的内容,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只要能吃苦耐劳就行,而我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我站在大门口想,说不定我会和恬恬在一家公司那,如果分到一个车间一个班组,那就太幸运了。
于是,我看中了一家公司,就大着胆子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