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34引狼入室
我慢慢的把阳阳董事长抱了起来,她倒是挺配合,侧了一下身子,就卧在了我的怀里。
她是横着的,这一抱,就连她的上衣也揪了起来,贴在我的身上,就跟一块刚刚烤熟的山芋,烫的我都不知道挪步了。
反正到处都没有人,我就这样抱着她进了房间,我没有敢去她的卧室,虽然我知道她住在哪个房间,于是,就把她平放在了沙发上。
我刚要离开的时候,她却突然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走也走不动,站也站不起来,就那么弯着腰的看着她。
她脸色娇艳,红的似盛开的玫瑰。
我只好把她的手掰开,然后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倒是不怕有人出来看到,这不是我的错。
她在我的心里,就是一尊神,不可侵犯,更不可用那种猥亵的目光去看。
我端来了一盆温水,浸湿了一块毛巾,然后,敷在了她的头上,如果有葛根就好了,可以给她泡水喝,葛根醒酒快。
这时,齐阿姨出来了,她看到阳阳的样子以后,竟然一点也没有感到惊奇,一种司空见惯了的样子。
于是,就说道:“这是又喝醉了。
”说完,用手摸了一下阳阳的脸:“都烫手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孩子喝多了就格外的烫。
是不是一种病呀?” 谁喝多了身上都发热,但是,也真是没有她这么烫的。
听说脸红和身上发热那是在挥发酒精,伤不到五脏六腑。
我酒龄还不大,也不是太懂,只是听我爸爸说过。
齐阿姨这时候转向我:“小赵。
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忽然,我的肚子“咕噜”了一下,感觉肚子一下就空了似的,我这才想起来,到现在我还没有吃晚饭,于是,就点了一下头。
齐阿姨叹了口气:“这个阳阳,也不知道带着你一块去吃。
那还不饿死了。
不带你也不要紧,给你买点吃的也行呀。
”说着,就去了后边的餐厅。
我哪里还有饭吃,阳阳去喝酒了,我就在车上坐着,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
其实,这段时间我完全是可以找地方吃点饭的,可是,我不敢呀,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来?万一再有人追着她我不是就严重失职了? 齐阿姨回来后,让我去后面餐厅吃饭,说冰柜里什么都有,进去吃就行。
我进去以后,就找了一些包装着的食品,不管是什么,先填饱肚子再说。
这时候,我看到墙角里还有成箱的啤酒,就过去拿过来了两瓶,也没有用杯子,对着瓶嘴喝了个痛快。
吃饱喝足,我就出来了。
这时候,齐阿姨就说:“小赵,你帮我把阳阳弄进她的房间去睡吧,我还弄不动她。
” 我答应一声,就过去一手放在她背上,一手放在屁股上,把她抱进了她的房。
放她床上以后,我才发现这个床还是这么大,这么厚,放上她去就感觉她还沉下去了一点。
而且,灯光是橘红色,床上的所有物品都是粉色的,温馨而又透着浪漫。
房间还摆放着沙发,电脑,还有那么大的衣橱。
一进她的房间,有一股气味,是什么香型我不知道,但是让人沁入心脾,会莫名的生出一种冲动,一种渴望。
看着这张床我就在想,如果能在上面睡上一觉,该是多么的美好。
就在这时,齐阿姨对我说:“好了,你去睡觉吧。
” 我就回到了我的房间睡觉了,还把今天刚买的短裤放在在床头上,想着早晨的时候把从家里穿来的换上。
睡醒一觉,我去卫生间小便,都是喝啤酒喝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懵懵懂懂的方便完,刚要回房间的时候,突然从浴室里出来了一个人,吓了我一跳,立即睁开眼端详了一会儿,原来是阳阳,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婷婷玉立的站在浴室门口,叫了我一声:“小赵,你过来一下。
”说着,她就进了她的房间。
我没有听错吧?她让我过去一下,而她却直接的去了卧室,难道她这是让我也进她的卧室?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些保安说的也不是空穴来风,看来董事长还真是喜新厌旧好这一口。
我的天,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简直就是从天而降。
我忐忑着,心里小鼓一样的跳着,小心翼翼的踏进了门。
只听她说:“把门关上。
”我就回身把门关上了,往床上看去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趴着了。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床边,一动也不敢动。
我感觉头上都在冒热气,腿肚子都在发软打颤。
这时,她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呀。
” 她还真是那样的人,都等不急了。
从来到这里以后,我的神经都是在紧张中度过的,生怕做错了什么惹董事长不高兴,小心的伺候着,而在这一刻,我就更安静不下来了。
她真的等不及了,就别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你怎么还磨蹭?我是看你去卫生间了,所以才喊你进来的。
你如果睡了的话,我就泡泡休息了。
昨晚你给我按摩的挺舒服,睡觉都格外香,我这样趴着,说不定效果更好、小赵,你是不是学过,找穴位挺准的。
” 真是大跌眼镜,刚才的激动白白的浪费了。
阳阳原来是让我来给她按摩的。
我想的可是真多,真污。
我就觉得不能,她如此的高贵,能随便找我这样的?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于是,我看了看自己的,觉得不但心里脏,外面也脏。
特别是这条短裤,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穿着,好几天都没有洗过了,简直是又酸又臭,于是,我一转身就跑了出来。
先回我睡觉的房间拿着新买的内裤,又到浴室冲洗干净。
在冲洗的过程中,我看了一下那个洁白的浴缸,水已经放完了。
不然进去洗一下,身体就不会那么酸臭了。
我把短裤换上,感觉挺紧的,不过弹性很好,很舒适。
这样,我才又推开阳阳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可是,当我重新进来的时候,阳阳已经睡着了,她还是那样趴着的姿势,头往里扭着,秀发飘散在枕头上,我不知道给怎么办了,是把她喊醒,还是直接的把手放在她的颈项上按摩?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推开了。
我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头上就挨了两巴掌。
当我眼花缭乱的回头看去的时候,却见齐阿姨正气的全身哆嗦的站在这里。
她怒气冲冲的指着我:“你、你想干什么?” 我刚要说什么,齐阿姨上来就又给了我两个嘴巴子,响声很大,“啪啪”地。
我又要解释,她对我就是一通大骂:“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贱人、色鬼、混蛋!”她用手指着我,不知道骂什么好了。
看来她也就是会骂这几句。
再狠的话她也不会。
这时,我才感觉到有点不妥,阳阳安静的躺在床上,全身散发着性感和魅力,而我只穿着这么一件又紧又小的内裤,让谁看到,都会认为我是在欲行不轨。
齐阿姨气成这样,也就理所当然了,因为躺在床上的是她的女儿。
齐阿姨又指着我道:“阳阳,这个色魔在你睡熟的时候,跑到你房间了,正在向你伸手的时候,被我碰个正着,阳阳,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