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47抚平她的伤痕
我被带到了后面的一个走廊里,只听这个人吆喝了一声:“贵宾一位,手里没活的都出来啦!小帅哥,英俊潇洒,风度不一般呦!” 于是,走廊两边就有开门出来的,但是也有没开门的。
房间门关着不开的就说明里面有客人,我站在走廊的头上,看到有十几个女孩子,都穿着一样的粉色短裙,一样露腰的上衣,有的慵懒,有的张扬,都依靠在各自的门前。
我壮了壮胆子往前走去。
心里在给自己鼓着劲,一定要找到恬恬,不然这钱就白花了,再进来一次又是六百块。
于是,我睁大眼睛,慢慢的往前走,两边的美女有的看着我,有的根本连眼皮也不翻一下。
我走了个来回,没有恬恬的影子。
于是,就摇着头往回走,我这是故意装出一个也没有看上的样子,免得我让我交费。
正在我要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在最末尾处,一个高挑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人好像是见过,很面熟。
于是我就在记忆中快速的寻找着。
终于,我想起来了,她是恬恬的表妹嫣然。
在恬恬要离开的前夜,是她拍打着我的屁股,耽误了我和恬恬的好事。
那时我就发誓,早晚有一天我要先把她办了,一解我的心头之很。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在这里遇到了她。
因为她曾经打过我的屁股,还骂我是小黑孩,恬恬都脱了衣服,还把她拉走了。
所以,虽然那一晚是在月光下,但她已经死死地被我记在了。
只要找到嫣然,也就等于找到了恬恬。
于是,我用手指了她一下,她过来就抱住我的胳膊,用甜的发酸的语调说道:“小哥哥,算你有眼力,我一定好好伺候着,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就拉我进了她的房间。
进了房间以后,我看到这里还真是设施很好,最显眼的就是那张宽大的床了,很厚,跟阳阳房间的床差不多,在这样的床上一定会很享受。
而且还有沙发和茶几,我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面,她看着我,问:“小哥哥是先喝点水还是先上床?”我说随便,她就往后倒了一步,要脱衣服。
我立即制止道:“先等会儿,我喝点水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她好贱,对每一个进来的客人都会这样宽衣解带,然后再上床的。
刚才在门口升腾起的欲望也荡然无存了。
于是,她就给我端了一杯水,然后,站在我的身边,听从我的吩咐。
我伸手拉了她的裙子一下,说:“就穿这么点,那不是跟不穿没啥两样?” “小哥哥可真懂浪漫,要我陪你吗可以充分的酝酿一下情绪。
”她脸不红,耳不热。
“不用了,已经都看清楚了。
你看着我,是不是认识我?” 她站在我的面前,问道:“你是我的老顾客吗?不是吧,没有一点印象。
你一定是第一次来,我不认识你。
”这时候,我在想,她不认识我也正常,因为那个晚上她不一定那么仔细的看过我,更不会记住我。
再说,我现在的打扮和发型也不一样了。
我怕拖延时间,于是,就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水仙。
” “你还叫玫瑰那!你是嫣然,是和你表姐恬恬一块来广州打工的。
没想到是做这种职业?恬恬呢?”说着,我就站了起来,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她惊讶的长大了嘴:“你,你是来找恬恬的,叫丑儿?” “是我。
恬恬在那天晚上,要把她少女的身体给我的,可是却被你搅合了。
她就是担心,怕来到这么大的地方给我留不住。
果然是这样。
”说着,我一阵伤心和难过,泪水从心里往外流了出来。
嫣然回过神来以后,说道:“丑儿,恬恬还是完整的,她还在给你留着。
她说你一定会来找她,救她出去的。
你果然来了。
”说着,她就坐在了沙发上。
我很不相信的看着她:“在这种地方还能给我留的住?”这样一个肮脏的地方,恬恬能保得住清白,鬼都不信。
她说:“是真的。
”然后就慢慢的讲述起来。
她们被舅舅带来以后,就被关在了这里。
说是要培训她们当服务员。
开始的时候,有人在培训她们,要什么站姿,什么微笑,她们都挺高兴的,学的也很认真。
突然一个晚上,发给她们了这样的衣服,每人安排进了这样的房间。
后来就有男人进来了,他们说是要给她们开苞,开苞费是五万块钱。
她们都在一番挣扎后屈服了,可是恬恬死活不从,最后,在墙上差点把自己撞死。
后来,老板也没少为难她,还让我们去做她的工作,说女人长得漂亮就是本钱,这工作不但轻松,还能挣到钱。
可是,怎么说她都不愿意干,说是答应给丑儿的,就一定要给丑儿留着。
这里的老板也怕出人命,所以,就让她去厨房做饭了。
恬恬虽然在那里做饭,也不自由,不让她出去,怕她去报警。
嫣然还说:“我舅舅就在那里做饭。
都是他害得我们,我恨死了他!” 我立即问她:“快告诉我,厨房在哪?” 嫣然没有急着告诉我,她很是沮丧而又无奈的说:“你是救不了她的,弄不好你的命也要搭上。
这里有保安,而且不少都会功夫。
你身单力薄的,根本不可能。
” 我说:“我不怕,就是搭上性命,我今天也一定要把她救出去。
” “可是,这大白天的,你怎么救?他们人多,你自己怕是都脱不了身。
”忽然,她一下子站起来,就要往我的身上扑,我躲了一下,她还是靠在了我的身上:“丑儿,你也一块把我救出去吧,我现在也是生不如死呀!”她趴在我的肩头,哭泣起来。
我让她重新坐沙发上,她又说道:“我们在这里简直就不是人,就是那些男人泄欲的工具。
他们觉得花钱了,就往死里整我们,变着花样的欺负我们。
还有那些变态狂,他们连畜生都不如!”说着,又哭起来。
我走到她跟前,说:“只要有办法,我会把你们都救出去的。
”她这才停止哭泣,对我说:“丑儿,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不该骂你小黑孩,更不应该拆散你们。
恬恬和我说好了的,我也答应她不搅扰你们,可是,当我看到你们要来真的时,我还是控制不住的跑了过去。
” “这些都过去了,我们还是想想有什么办法救你们出去吧”。
于是,我也坐在了沙发上。
听她说恬恬还是完好无损的,我的心里敞亮了好多。
可是想到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我就心疼的不行,恨不得马上找到她,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抚平她的伤痕。
突然,嫣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用手推了她一下,她说:“丑儿,借我肩膀用用,我在这里太孤独了,像这样的时刻都是奢望。
我安静一下,想想办法。
” 一会儿,她抬起头对我说:“我有办法了,不但你能把我们救出去,还能把我舅舅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