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61让他进来吧
因为我惦念着恬恬,所以老早就起来了,但是,起床以后,到处都静悄悄的。
原来是我起的太早了,就连厨房做饭的阿姨还没有起那。
不过,那个花匠已经早早的去修剪花卉了。
他是怕中午热,所以早起干活,中午的时候就休息。
我一会儿坐客厅,一会儿又回到我的房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昨天晚上齐阿姨给我讲了阳阳和媚媚成为她女儿的经历,我感觉齐阿姨还有好多心酸的故事没有讲,她只是说了一个梗概。
通过她的讲述,我感觉她是一个老姑娘,从来没有那种夫妻生活,不然,自己连一个亲生的孩子都没有?她还是对青岛的那个人念念不忘,所以,就没有心情再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再加上阳阳和媚媚的到来,也让她顾不过来了。
齐阿姨这样伟大的女性天下难找,为了养育阳阳和媚媚,也为了公司的发展,把一生的幸福都抛到了脑后。
她对青岛的那个人怀着这么浓烈的感情,心里有那么多的思念,说明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不一般,一定有过美好的过去。
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一定坐下来好好地听齐阿姨讲讲他们过去的浪漫,又是为了什么离开的青岛。
后来,我想恬恬今天应该和嫣然顺利的去上班了,她们第一天上班,一定很紧张。
这样的话,她也没有什么好惦念的,所以,我也就不再想他。
反正现在都没有起床,阳阳不知道还去不去上班,干脆我就再睡一觉。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就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人推门。
轻轻地,一会儿,就伸进了一个头。
我一看是媚媚,她又来干什么,这么早。
于是,我就闭上眼睛装做还没有醒。
她很快就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我的床前,然后,掀开毛巾被就躺在了我的身边。
我一动不动的,她就欠起身子,看着我自言自语道:“就是三天两夜没合眼,也不会睡得这么死吧?”于是,又用她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划来划去的。
她这么划着,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
于是,睁开眼说:“你可是真能闹,你不睡也不让别人睡成。
” 媚媚却没有笑,眼睛里充满了哀怨,脸上也是没有丝毫表情,我就坐了起来,然后问道:“你昨晚没有睡好吗?” 她用手在我的胸上推了一下,说:“昨天晚上你说的话触动了我。
” 我就想昨晚我和她说什么了?终于想起来了,是在泳池边上的时候,我对她说和恬恬从小一块长大,自然是感情很深。
而且恬恬在魔窟的时候,宁可在墙上撞死也不顺从,我很感动。
这些话怎么会触动到她呢? 我跳下床,穿好衣服,然后,也伸手拉她起来:“你这样在我的床上躺着,齐阿姨进来看到,还认为我们在一起睡得觉。
” “怎么,你还害怕?”她起来后坐在床边上,这样问我。
“我有点害怕。
你要知道,我找到这样一份工作不容易,齐阿姨看到后,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是图谋不轨,再告诉你姐,那我就死定了。
”我对她说。
她伸出手,在我的脸上抚摸了一下:“你可真是超级可爱,这是在你的房间,在你的床上,我妈还没到老年痴呆的程度吧?” “那也不行,她会说是我在勾引你。
” “你说话好难听,还叫什么勾引。
那说明你有魅力,有吸引力,你自豪吧。
”说完,就又静静地不说也不动了。
因为这是一个小房间,也没有别的凳子放在这里,平时我要坐着的话,不是去客厅,就是坐床边上。
她现在在床边上坐着,我也只好坐在了上面。
她又说道:“昨晚你说的恬恬,在那样的环境里还保住了自己的清白,真是令人敬佩,想想我自己,却没有那样的勇气,更没有那种反抗精神。
如果当时我也要死要活的,不是自杀就是和那个混蛋同归于尽,你说我还能保不住吗?可是,我却选择了屈从,还怀了他的孽种。
我太懦弱,太没有胆量了。
”说着,就歪了下身子,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安慰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你那叫智慧。
屈从他,是为了找机会逃走,我问你,你如果不那样,会认识心儿吗?不认识心儿,你怎么能逃得出来?” 她又泪眼迷离地说道:“智慧?我的智慧还不如心儿的万分之一,她用智慧摆布的买她的人围着她团团转,却不会跟他们上床。
她还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夜夜在一起,她那才叫真智慧。
” 我对她说道:“不一样,那是两个傻子。
心儿是傻子花钱买的,当然钱都给了人贩子。
可你是被骗的,那个退伍兵能把你骗到手,说明他有好多花招,你根本是防不胜防,识破不了的。
你又这么善良,甚至是幼稚。
” “但是,我都后悔我自己,恨死了那个骗子,也恨死了我自己。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是泪水涟涟。
她的泪水浸湿了我的衣服。
怪不得昨天晚上在泳池那里的时候,她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原来还真是触动了她。
想到那天在公园她发飙的情景,以后跟她说话还真是要掂量一下。
别人无意中的一句话,就有可能伤害到她。
她又说:“我妈和我姐都做我的工作,说我这几天情绪好多了,应该回学校了。
可是,我真的不愿意去。
你如果不陪我,大门我都不愿意出。
大哥,要不你陪我去上学吧?” 我伸手摸了她的秀发一下:“说什么呢,有这样让人陪着上学的吗?亏你想的出。
” “那我就永远不要去学校。
”说完,就撅着嘴不再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大门的铃声响了起来,我对媚媚说:“有人来了,我去开一下门。
” “不用管,响着吧。
”她的头放在我的肩膀上,说。
过了一会儿,还是在响,我就推了她一下:“媚媚,我去看看。
响了这么久,来人一定有事。
”说完,我就站起来开门出去了,媚媚也无奈的跟在我的后边。
她又依靠在客厅的门框上,看着我去开大门。
我到了大门跟前,说:“别按了,来了来了!”开大门一看,站着一位西装革履、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再看后面,停着一辆豪华黑色轿车,于是,我就问道:“你找谁?” 他很有礼貌的说:“我找阳阳,她在家吗?” 这时,媚媚跑了过来,她抓着我的衣服,小声说:“这就是我姐的男朋友,他现在把我姐甩了,还有脸进我们家?”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
原来这就是阳阳的男朋友,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谈女朋友就跟换件衣服那样随便的人。
他害的阳阳哭了半宿,胆子还真不小,昨天晚上没有等到阳阳,今天倒是跑家里来了,于是,就粗声粗气的对他说:“董事长不在家。
” 他站了一会儿,说道:“她不会这么早就去上班的,她的车这不是还在家吗?”她又对媚媚说:“媚媚。
你不认识我了?” 媚媚立即对他说:“你这样的人渣谁认识你!快点滚吧,不然我姐出来,会打断你的腿!色魔、花心大萝卜!” 那人后退了一步,笑了:“媚媚。
你这么温柔害羞的女孩,咋能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
去告诉你姐,就说我来了。
” 这时,齐阿姨站在客厅的门口喊道:“你们吵吵什么呢,是谁来了,让他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