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63比哭都难看
媚媚不差钱,点了好几个菜。
我打算只要两个菜的,大中午的填饱肚子就行。
可是媚媚不理睬我,说出来就是花钱的,什么好吃点什么。
我一看,好多都是我没有吃过的,可惜了,又不能喝酒,真是浪费。
媚媚就劝我吃,可是我的眼睛还要看着包间那里,注意力只有一半在吃上。
媚媚就着急,说:“你就不能集中点精力吃饭呀。
”说着,还要夹菜往我嘴里放。
我一看,那怎么行,就坐下吃一阵。
媚媚就又说道:“大哥,你放心吧,要有事也是在喝醉了以后,现在你吃的饱饱的,等着就行。
” “关键是看不到他们,谁知道是不是在包间,如果在刘子文的房间里吃,这么一座大楼,我们哪里找去?”我担心的说。
媚媚说不会的,也说他们已经要分手了,还去那里干什么。
我们吃完以后,还是不见阳阳的人影,我就有点着急,然后,去那溜包间看了好几次。
在这期间,媚媚也去服务台那里,问清楚了刘子文所住的房间,在七楼的七零八号房间,我们上去看了一下,敲门敲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应声,于是,我们就确定他们不在这里。
回到原来的座位刚坐下,媚媚手一指:“他们出来了。
” 我往那里望去,只见刘子文搀扶着阳阳,一只胳膊还搭在刘子文的颈项上,刘子文一手抓着她的胳膊,一手搂在她的腰上,正从一个包间里出来,媚媚见状,对我喊了一声:“我姐喝醉了。
”于是,站起来就要往那里跑去。
我一把抓住她:“你跑啥?看看这个刘子文要把董事长弄哪里去,如果是去他住的房间,就说明这家伙真是个人渣,如果是送我们的车上呢?我们要认识一下这个人的真面目。
” 媚媚说:“那怎么办?快急死人了。
” 我对她说:“你跟在我的身后,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跟着,看他背着董事长去哪儿?”于是,我在前,媚媚在后,慢慢的也往大厅走去。
刘子文果然没有出去,而是搀扶着阳阳去了电梯那里。
媚媚在后边推了我一把:“快点!” 我立即撒开腿就跑了过去,我把手放刘子文这边的肩膀上:“你要带董事长去干什么?” 他一惊,急忙回头看,我和媚媚正怒视着她。
他嘴唇嘘动着,说:“奥,阳阳喝多了,我想让她去房间里喝点水,而且,我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谈完。
” 我说:“你就别胡说八道了,她醉成这样能喝水吗?”然后过去把阳阳要接过来,这个时候,他突然不高兴了。
反而把阳阳抱得更紧了。
我看到他的一只手,都放在了阳阳的肚子上。
于是,就对他说:“你老实的放开她,不然有你好看!” 他还是不放手,而且口出狂言:“你想阻止我的好事吗?我告诉你,我和阳阳谈了好几年的恋爱,她始终不让我突破禁区,今天好不容易要得手了,你还想给我破坏掉,休想!” 媚媚听完他的话,控制不住的跑上来,对着他的脸就是几巴掌,边打边骂:“你这畜生、人渣,我非要打死你!”说着,又抬起脚踢了他的腿几下。
刘子文这才捂着脸松开了阳阳,我把她的一只胳膊放在我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扶住她,对媚媚说道:“快去打开车门,把董事长放车上再说。
”媚媚赶紧的过来和我帮忙,拖着阳阳就跑了出去,然后打开车门,把她放进了后车座上。
媚媚说:“大哥,我们快走吧?” “那么快干什么?我倒想看看这个人有什么本事。
”说着,把门一关,站在那里看着门口。
媚媚走过来,挎住我的一只胳膊,也站在了我的身边。
我对她说等一等,他如果出来,我就撂他几个倒,也出一下我的这口怒气。
如果不出来,就说明他怕了,当了缩头乌龟。
刚过了一会儿,刘子文就出来了,而且,身后边还跟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这个人一定是他带来的保镖。
于是,我就对媚媚说:“站着别动,如果真打起来,你还是藏在我的身后边。
” 有我给媚媚壮着胆,她当然什么也不怕了。
刘子文走到我的跟前,说:“兔崽子,你老老实实的把阳阳背进我的房间里,你们就可以走人,如若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那,有种你们就上吧!”我虽然纹丝未动,但是已经在暗暗的发功了。
那个大汉过来以后,他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来了个饿虎扑食,就想把我压在地上,我还没等她压过来,就已经闪开了身子,他刚才用力过猛,腿脚已经收不住了,我顺势在他的背上砸了一下,他就一个嘴啃泥,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上。
刘子文又是撸袖子又是攥拳头的,要上来打我,我回身一脚,就把他踢出了老远,然后趴在那里不动弹了。
这里来来往往的好多人,不少停下脚步看热闹的,我不想恋战,那样说不定会给阳阳带来麻烦,于是,就问趴在地上还没有起来的大汉:“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两招?” “我也是被人所雇,请手下留情吧!” “那你就趴这里老实的待着,不然刘子文一分钱也不给你。
”说完,我就和媚媚上车,立即就开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阳阳还没有清醒。
我估计是刘子文在分手的时候,欲想要夺取阳阳的贞洁,所以,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劝阳阳喝酒,甚至还会卑鄙无耻的灌她喝。
阳阳虽然有点酒量,但却难以阻挡不怀好意的人的奸计。
我打开车门看着她,真的是为她感到庆幸。
如果被刘子文背进房间,不省人事的她还不是随便他怎么样呀?媚媚钻进车里,说道:“我姐差一点被那个人渣祸害了。
” 媚媚在里面推,我就往外拉了一下,然后,横着把她抱了起来。
转身进大门的时候,大门却严实合缝的关着,我就喊媚媚:“媚媚,快点开大门!” 媚媚答应着,忽然说没带钥匙,就把手放在门铃上使劲的按了起来。
我抱着阳阳,她的呼吸我都能听得到。
而且,还不由得紧紧地抱了她一下。
齐阿姨开了门,我们就往里面走,齐阿姨就追着,媚媚在后面和她说着什么,我就直接的把她抱到了她的房间。
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又把毯子盖在她的身上,接着我就出来了。
她不省人事了,我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容易让人生疑。
齐阿姨和媚媚又走了进去,媚媚又端了温水,要给她敷头醒酒。
我就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齐阿姨出来了,她说:“刚才我都听媚媚说了,多亏了你和阳阳一块去,不然,就被刘子文得逞了。
这个人还真是心狠手辣。
我就奇怪,都主动和阳阳提出分手了,还一个劲的要求见面干什么,原来还真是有企图。
这种人,早分手也好!”说着,就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气的都哆嗦了起来。
我说:“这小子还是带着保镖来的,可惜就是白长了个保镖的皮囊,一点本事也没有,就是带来吓唬人的。
” 一家人都在伺候着阳阳,她也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刚才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齐阿姨就嘱咐媚媚,不让我们说刘子文图谋不轨的事,免得阳阳后怕。
所以,在阳阳醒了以后,我们谁也没提。
但是阳阳却问道:“我不知不觉的酒喝多了,我是怎么上的车?” 阳阳看了看我,但是因为她现在还在惺忪状态,想挤出一个微笑给我的,但是却比哭都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