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70他是有目的的
阳阳在泡澡,喊我干什么?回过头看的时候,发现她正把门开了一条缝往外看着,于是,我就走了回去,她不会是让我在浴室给她按摩,或者是给她搓背吧?想到这里,竞然一阵的紧张,手心里似乎都出了汗。
我走到浴室门口,没敢顺着门缝往里看,就在一旁问道:“董事长,有啥事?” 阳阳就又把门缝开大了一些,说:“小赵,我腿上的绷带还没有解下来,你进来给我解一下,也应该是好了,我一块洗一洗。
” 我就问:“是现在吗?” “那还要等到啥时候,解下来以后,我一块洗一下。
”说着,门就开了。
我抬起眼一看,原来她已经穿上了睡衣。
我白激动了半天,还以为会看到一些什么那。
于是,我就走了进去。
阳阳把那条受伤的腿放到浴缸的边上,我弯下身子就给她往下解。
由于是刚刚被泡湿过,解起来很费事。
她的腿柔软而又弹性十足,经过浸泡以后,更加的柔滑。
我不经意间放在上面,都感到心里在震颤。
她的睡衣是敞着的,下摆分散着,半边大腿露在外面,白的耀眼。
我这么一分神,解绷带的手就更加的笨拙,心里越急越解不开。
她低头说:“不行去拿把剪刀来。
” 我一急之下,就跪在地上,用牙撕扯开了,上面一点也不脏,反而还有股洗浴后的香味和花的香气。
她一看急忙阻止我:“这样不行,去拿把剪刀。
”说着的时候,我已经解开了,然后轻轻地给她缠下来。
她说:“好了,我洗一下就回房间了,你可以洗了。
” 我站这里楞了一下,其实,我是想给她洗一下绷带缠着的地方,可是,她不用我。
而且,刚才我跪在地上用牙给她解绷带的时候,她有点感动,因为她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当我站起来的时候,还对我笑着说了声谢谢。
我从浴室出来不一会儿,她就出来了。
我进去把门一关,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又像条泥鳅一样的躺进了浴缸里。
水温正好,不凉不热,香气正浓,因为阳阳放进去了精油和薰衣草,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有她的体香,有她的味道,我刚躺下,就醉的跟一滩泥似的了。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我激灵的打了个寒颤,立即从浴缸里跳了出来,问:“谁?” “是我,我有东西忘里边了,你洗完出来的时候,给我送房间吧。
”我也没有问是什么,就慌忙答应了。
听外面没有了动静,我就把浴缸里的水放掉,然后跑到淋浴的莲蓬头底下,把自己冲洗干净。
擦干后穿上衣服,开始寻找阳阳忘这里的东西。
在墙壁挂衣服的地方,我看到了阳阳要找的原来是她里边穿的衣服。
都是粉色的,刚才一定是忘了穿,想到这里,我一阵的振奋,也就是说,阳阳刚在站这里让我给她解绷带的时候,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就是外面穿了一件睡衣。
当我站在阳阳房间门口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应该敲门还是不敲。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敲了一下,然后,把门开了一点,就把手伸了进去。
我身子在外面,胳膊伸进门里边,见没有动静,我还甩了两下,只听阳阳说:“我已经上床了,你给我送进来吧。
” 我没再犹豫,推门就走了进去,然后,头也不敢抬地走到她的床边,往床上一放转身就走。
阳阳忽然喊住了我:“小赵,你等一下。
” 我站下了,但是没有转身。
阳阳又说道:“你转过身来。
你为什么这么怕我?又不是在公司,你尽管放松一些,随便一些。
”我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
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躺在床上,还穿着睡衣那。
我真是太狭隘了,刚才拿到她的内衣内裤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是她什么也没有穿的样子,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概念。
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就坦然了许多,我以为她是又要让我给她按摩,于是,就又回到了床前。
站在那里,等着她是坐起来还是翻身背朝上。
这样仰躺着,我可真是没法下手。
她向我招了一下手,说:“来,坐床边上。
” 我很木然的坐下,我知道她这是想坐起来,然后再靠在我的身上,我就愿意这样,她就靠着我,那种感受是从未有过的,而且,我还可以睁开眼睛,让目光随便的在她的任何部位停留。
但是,我等了一会儿,她并没有坐起来的意思,于是,我就有点手足无措了,因为她现在也是睁着眼睛,我的手到底应该先放在哪里呢? 这时,阳阳说道:“小赵,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 我点头,我从来也没有隐瞒她的事情,而且,也没有做过有损公司有损与她的事,很坦然。
只听她缓缓地说:“今晚我们在回来的路上,你对钱总的评价我还是认同的,也证明你也是有思想的。
就从你的角度,你的眼光,对刘子文和钱一做一个对比的话,你认为谁更优秀一些?” 没想到阳阳是在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我踌躇了。
因为这个太不好回答了。
那个叫刘子文的年轻一些,人也长的潇洒。
但是他骨子里坏,在分手的时候,还把阳阳灌醉,要得到她。
对于这个钱一我也是看不顺眼。
虽然对他不了解。
但是,她现在对他格外的好,我也不能说他的坏话。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她说:“对于刘子文,我是投入了全部的热情,也许因为是我的初恋吧,我格外的珍惜。
他要出国,而且他的父母给他在国外找了女朋友,所以,他是迫于家庭的压力,才和我提出了分手,而且他也舍不得我,在吃饭的时候,都哭了。
我现在支撑着这个公司,不能跟他出去,也只能痛心的分手。
” 我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眼里真的有泪花在闪烁,她还是对刘子文一往情深。
于是,我就对她说:“那个刘子文没什么好的,不值得你这样对他。
” 阳阳转脸看着我,问道:“你说说,为什么?” “还是不说吧,免得你更加的伤心。
”我这样说了以后,阳阳突然坐了起来,她用一只手扳住我的脸,打量着,然后说道:“小赵,我没有人倾诉,整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的,没有人知道我的心事,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痛苦。
我活的挺累。
”说完,就又问道:“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刘子文?” 我想了想,下定决心把那天刘子文趁她喝醉了酒背她去酒店房间的事情说了出来。
最后我又说:“他还带来了一个保镖,在我和媚媚把你放进车里的时候,他和保镖逼着我把你送到他的房间,还说他这次就是为了得到你而来。
” 我说完以后,阳阳沉默了,她低着头,双手放在脚上不停的活动着。
过了一会儿,她并没有大骂刘子文不是人,而是问我:“那你吃亏了?” 她仰起头,看了会儿天花板,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刘子文还这么龌龊。
怪不得那天中午她为了让我多喝酒,一再回忆我们以前的往事,还哭哭啼啼的,原来他是有目的的。
”说着,就把脊背靠在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