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74我看是欠揍
大林回来后,小葛就迫不及待地问:“大林,董事长怎么说?同意小赵去保安队了吗?” 大林摇头道:“没有同意,而且还很生气。
我问你,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玩真格的了?” 小葛气的脖子都粗了:“你放屁,以后你离我远点!”说完,拉着我就走了。
人事部的领导也认识我,只要是在董事长身边的人都会受关注。
他们都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觉得我是犯了什么大错误才被贬到装卸队的。
于是,简单的办了个手续后,就让我在门口等着。
时间不长,就来了一个人,说是装卸队的队长。
他个子不高,但是,却长得很肉头,一看就很壮实。
他问我:“你叫赵有财。
” 我蹲在门口的台阶上,说:“是。
” “跟我走吧。
”说着,就转身走了。
我只好跟在他的身后边,往生产区走去。
来到一个大敞篷,他说:“工作地点就在这里,有时候也会去车间卸车。
在这里要守规矩,更不能偷懒耍滑。
因为这里是按照工作量吃工资,一个人少装一件,别人就要多装一件,你懂了吗?” “动了。
”我瓮声翁气的说完,看到别人都穿着工作服,我就这么几件成器的衣服,那一个下午不就脏了坏了。
于是,我就说:“队长,我还没有工作服那。
” 队长姓林,都喊他林队长。
他说一会儿就给我送过来。
我就站这里等着,这时,来了一辆大货车,是带帆布篷的那一种。
然后,林队长就喊了一声:“准备干活了!”人们就都呼呼啦啦的站了起来。
不一会儿,林队长给我拿来了工作服、帽子,还有毛巾肥皂什么的,然后对我说:“那边是更衣室,抓紧去换上回来干活。
” 我刚要从他手里接过来,过来了一个比我高也比我粗的人,他把给我的工作服抢了过去,然后说道:“走,我带你去换衣服。
” 到了更衣室后,他把自己的工作服脱下来之后扔给我了,接着就把我的新工作服穿在了自己身上。
我一看,这家伙怎么这样,于是,就问道:“你怎么穿我的新工作服?你穿过的,我不要!”他的旧工作服上,满了汗渍,白色的,就跟晒干的盐水一样。
他一听,就站在了我的面前,说:“你刚来就不服气?我可是告诉你,在这里除了队长外,我就是老大。
我是用这个打出来的!”说着,撸起袖子攥了攥拳头。
而且,还在我的脸前晃了几晃。
我真想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看看谁的拳头硬。
可是想想自己刚刚犯了错误来到这里,如果再惹出什么事来,那就真在这个公司待不下去了。
于是,我强忍着,狠狠地咽了吐沫,没有再吱声。
他看我是怕他了,就吹了声口哨出去了。
我不得已换上了他的旧工作服,可是,一股汗味直冲我的鼻子,呛了几口后,差点都吐出来。
在家里的时候,因为我每天都要出去收购药材,总是穿的干干净净的,有时候只穿一天,母亲就给我洗了。
而且,还不是我自己出的汗留在上面的,于是,我就又迅速的脱下来扔到了一边。
又把自己的衣服穿上,这才出去。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都干了起来。
那个穿我工作服的家伙在上面码箱,其余的人从仓库里面往外扛箱子。
我刚要进仓库去的时候,他喊上了:“你他妈的磨磨蹭蹭的,快点不行吗?最后的二十箱给你留着!”我没有搭理他,就进了仓库。
这仓库真大,就跟个广场一样,全是纸箱,都排的整整齐齐的。
我抱起一箱放肩上,感觉不是很重,于是,就跟他们一样,一趟一趟的往外面扛。
这种体力活,根本难不倒我,不能说有使不完的力气,那也是很轻松。
这一车快装完的时候,那个穿我工作服的人在车上喊了一声:“大家都停下休息。
再有二十箱这一车就装完了。
剩下的就刚来的那个叫赵有财的扛了,他在更衣室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的。
” 大家就真的都停下一边去休息了,我也不说话,也没有停下脚步,还是跟刚才那样。
一趟一趟地往外扛。
就在快完事的时候,林队长出来了,他就对车上的那个人喊道:“孙大明,你怎么只让那个新来的干?” “他半天才从更衣室出来,当然要补上了。
” 林队长又问我:“不是发给你工作服了,你怎么不穿?”我没有应声。
他看了一眼那个叫孙大明的身上穿的新工作服,就明白了。
于是,就对我说:“赵有财,下班的的时候拿回宿舍去洗一下,明天就能穿了。
” 我嘟囔了一句:“我不要了。
”说完,就又去仓库扛了最后一趟。
这个时候,我才到一边休息。
刚找了个台阶坐下,后边就又来了一辆大卡车,孙启明就指挥已经装满了的那一辆往前开,又让后边来的停到刚才的地方,又大声喊道:“兄弟们,快干活啦!”怪不得林队长不敢对他怎样,原来他就是个二队长,在替他指挥着干活那,这样林队长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喝茶和休息。
中午吃饭以后,刚回来就又开始干了。
在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是在一个角落里吃的,怕被认识我的保安看见,也怕让恬恬和嫣然看到我。
吃完以后我就悄悄地溜出来了。
我知道我这是爱面子,其实这有什么。
不过,那我也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我算了一下,这一下午,装了差不多有十车,当然,也有小点的车。
开始的时候还行,有使不完得劲,可是到后来连抬脚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
这个装卸队,总共是九个人,林队长不干活,剩下了我们八个人,这劳动强度不可谓不大。
下班的时候,衣服全都湿透了。
林队长嘱咐孙大明给我安排一个床铺,然后他就走了。
看来林队长在这里有家,而这些去宿舍的,都是从不同的地方来打工的。
我就跟在他们身后,慢慢地往宿舍里走去。
我一看,这座宿舍楼和恬恬住的地方紧挨着,就是隔着十几米远的一个空地方。
我现在还不想见她,等洗过澡吃过饭再说吧。
我们八个人,两间宿舍,可是,其中五个人挤在一间宿舍里,孙大明和另一个年轻人住了一间。
看来这个孙大明真是太恶毒了,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他的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也太霸道了吧。
他把我带进他们的房间,指了指门口的一张床说:“你收拾一下,睡那张。
” 我就把上面放着的脸盆什么的都放在了床底下,他一看。
不乐意了;“你不知道放到那边的床上,你夜里撒上尿咋办,你这不是埋汰老子吗?” 我就立即拿起来放在对面的床上。
不错的是棉垫和凉席,还有一个小毛巾被卷在一起没有弄脏,不然的话,今晚睡觉都成问题,总不能睡床板吧。
我随着他们去洗澡,到了洗刷间以后,我又犯了愁,因为我就这一身衣服,早就被汗水浸透好几次了,我洗完澡不是还要穿上这一身吗?衣服倒是有,都在董事长家里的小房间那。
于是,我就不想洗了,可是,不洗身上也是黏糊糊的,还是冲洗一下再说吧。
等都睡觉以后,我洗一下,或许明天早晨就能干了。
就这样,我冲洗完以后,把原来的衣服又穿在了身上,顿时就感到又硬又紧巴,很难受,可是,我还是这样坚持着去吃了晚饭,然后,回来就躺在了床上。
他们有的在下棋,还有咋呼着要打扑克的。
我第一天干,自然是累的不行,就想着休息了。
我一听,接着就闭上了眼睛,没有理他。
他立即就恼羞成怒了:“你小子是屁股发痒了吧,我看是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