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75今晚就在这儿住
孙大明嘴里骂着,过来就把我从床上提了起来,当时,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反手就把他的手腕给攥住了。
他哎呦一声:“呦哈,还有点手劲。
”有点手劲,就是把你小子扔出门外都有可能。
他刚要抬起另一只手要打我的时候,同宿舍的那个年轻人说话了:“大哥,大哥,别生气,别生气。
我去提水。
”说着,就把孙大明推到了他的床跟前:“大哥,你放杯子里茶叶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 这个小伙子姓刘,都喊他小刘。
这次如果不是他挡着,我非要教训一下这个孙大明不可。
小刘去提水了,孙大明就坐在他的床上,放了一些茶叶在搪瓷杯里,等着开水。
他不屑的看着我:“你不用不服气,我可是告诉你,我在家是练过把式卖过艺的。
你这种小屁孩,能抓住我的衣服,就算是有能耐了。
” 我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于是,就又躺在了床上。
闭着眼很久,也没有睡着,我就想干脆去把衣服洗了,然后晾到外面去。
不然明天总不能光着膀子去干活吧。
在洗涮室里,我脱得只剩下一个裤头,把背心和裤子放在水池子里泡了一会儿,就开始揉搓起来。
今天只发了一块肥皂,因为下班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就忘在更衣室了。
现在去取,会让保安把我当成贼的。
于是,就揉搓了那么一会儿,我就拿着出了走廊。
这座楼里面全是住着男生,后边那座才是女生住的。
男女分开住,可能是便于管理,我走到那个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找了个晾晒衣服的铁丝就搭在了上面。
看到这里还有一些健身器材,也有乒乓球台子,灯光虽然不是很亮,但是都能看的清楚。
有在那些健身器材那里玩的,有男的,也有女的。
我无心过去玩,就回去把烟和火机拿了出来,找了个台子坐在了上面。
一边抽着烟,我就在想,恬恬和嫣然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呢?我突然心生了要去找恬恬的念头。
可是,我只穿着一条短裤,怎么去呀?还是算了吧,让那些女生把我当成流氓,就又是麻烦。
接连抽了两只烟,我就感觉没意思,可是回宿舍更没有意思,那个孙大明喝上壶茶,就更加有精神了,也睡不成觉。
于是,我决定偷偷的去恬恬的宿舍一趟。
楼梯口是在头上的,不像是那些居民楼,有楼道什么的,这里就是筒子楼,楼道在两头,然后,需要上几层,绕着上就是了。
因为恬恬和嫣然的宿舍在一楼,所以,我进来以后,就轻手轻脚的往里进。
刚进了不远,我忽然想到他们两个的宿舍就在楼梯下面,可是,不是这头,在那头。
于是,我就又退了出来,然后从这片供员工娱乐的地方走到了楼房的另一头。
就在我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碰上了两个保安。
我一看是保安在巡逻,也就没有当回事,继续往前走去,因为我已经拐弯往里走了,他们这才喊住了我:“站住!” 我一听,就回头问道:“你们在喊我?” “不喊你喊谁呀?你这是要去干什么?”他们在我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的,然后,就又问:“你连衣服也不穿,去女生宿舍干什么?怕是有不可告人的勾当吧?” 他们这一问,我还有点发懵,嘴唇一个劲的动着,但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来,我才说道:“我去找老乡借点东西用。
” “你穿成这样,去借东西?鬼才相信。
走,去趟保安室,把这事说清楚。
”两个保安一个高点,一个矮点,都是高个子在说话,身材矮的始终没有言语。
我继续说:“是这样,我在装卸队干活,衣服脏透了,我脱下来去洗,可是刚放进水里,发现没有洗衣粉。
这不,就想找老乡去借点。
” 忽然,那个矮个子说话了:“你不是给董事长开车的那个赵师傅?怎么去装卸队了?” “奥,出了点情况,今天刚去。
怎么,大哥认识我?” “刚才我就认出你了,你开着董事长的车出来进去的,谁不认识你?也就是他不认得你,一直在厂区巡逻,没在大门口值过班。
那天晚上去那个叫什么娱乐中心接应过你,大家都说你是条汉子那。
好了,你去忙吧。
我们去那边看看。
”说完,就走了。
磨蹭了这么长时间,不过也多亏了那个矮个保安认识我,如果去了保安室,怕是折腾的时间就更长。
我这才又转身往恬恬那里走去。
恬恬和嫣然的宿舍太好找了,进了走廊,一拐弯就能看到她们宿舍的门,还亮着灯,说明没有睡觉。
于是,我尽量弯着腰,我知道这上面有碰头的地方。
走到门口,敲了几下门。
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就又敲了几下,这一敲不要紧,屋里的灯灭了。
他们这是听了我的话,夜里如果有敲门的,死活都不要开。
那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既然过来了,就跟他们见个面再回去。
于是,我敲门的声音打了一些,并且趴在玻璃上喊了几声:“恬恬,是我!” 连着喊了好几声,这才听到了一阵悉率的声音,就听到也有人趴在玻璃上,喊了一声:“丑儿。
”我又喊了一声恬恬,“啪”地一声门就开了,灯也随着亮了起来。
她们两个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都吃惊的长大了嘴巴,恬恬问我:“你怎么什么也没穿就过来了?” “怎么没穿呢?你们看这不是穿着短裤了吗?”停了一下,看她们还不明白,我就又说:“衣服让我洗上了,所以,只能穿这个了。
” 我坐在恬恬的床上以后,说:“有水吗?倒点我喝。
吃了饭还没有喝点水那。
”嫣然立即给我倒了一杯递给我,有点热,我就慢慢的喝了几口。
然后放在了旁边。
恬恬又看着我问:“你怎么没有精神,好像很疲劳的样子?” 这时候我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
恬恬和嫣然听完,都气坏了。
她们当然不是生董事长的气,是在生小葛得气。
恬恬说:“那天见她的时候,看上去挺文静的一个姑娘,怎么还这样下流!” “就是个女流氓,明天我找她去,打不过她就骂一场!”嫣然也是恨恨的说。
“没有用处,反而董事长会对我更加的反感,更加的误会。
董事长现在只相信她自己的眼睛,别人谁的话他都不听。
”我说道。
恬恬心疼的了不得,双手放在我的身上:“丑儿,那怎么办?你就在装卸队干下去?你能干得了吗?” 我说:“别人能干得了,那我也干得了,这个没事。
只不过我现在没有工作服,把正穿着的当成了工作服。
明天晚上出去买。
” 恬恬就问我:“哪不对呀,都干活了还不发给你工作服?” “发是发了,可是别人抢去穿上了,又把他穿的破工作服给我了,工作服上满了汗水,臭死了,我就没要,扔更衣室去了。
”我怕他们两人担心,就尽量轻描淡写的说。
恬恬和嫣然就问我这个人现在在哪里,要去找他把工作服要回来,我劝她们说:“算了,不用了,就是要回来他也已经穿了一天,又脏了。
明天晚上去买,这里的衣服又不贵。
” 恬恬说:“不是在乎衣服,是你这样被人欺负俺们心里受不了,心疼你,可又帮不了你。
” “我是受欺负的那种人吗?你们想,那个休闲娱乐中心我不是也能进出自如吗?他这样的人我制服不了?我刚去,而且还是在这种状况下去的,所以,为了留在这个公司,能经常的看到你们,我只有忍气吞声。
可是,一旦我忍不住的时候,我会让他给我磕头的。
”我的话里也充满了愤恨。
我往恬恬的床上一趟,说:“就等你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