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76你骗了恬恬
恬恬让我在她这里住下,我当然愿意。
想起那间宿舍,想起那个叫孙大明的人,我就觉得心烦。
她这样说了,我巴不得那,于是,就躺在了她的床上。
恬恬看着我只穿着短裤的身体,笑道:“以为你身上也没有肉那,这不是看起来还挺壮实的。
”她摸着我的胸肌:“这里结实,就跟块石头一样。
”她按了一下,接着就又弹起来了。
忽然,她问我:“丑儿,你衣服晾哪里了?” “就在外面的铁丝上。
”我指了指外面的大院子。
“你傻呀,外面能晾干?现在都下露水那,不但不干,反而会更湿。
”然后,她就对嫣然说:“嫣然,我们去把丑儿的衣服取回来,晾房间里,明天早晨耽误不了穿。
” 我立即坐起来道:“还是我去拿吧。
” “你穿这样,咋去呀?会把你当成坏人的。
”想到被保安盘问,我也就没有再抢着去。
她俩一块出去,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很快她们就回来了,然后就晾在房间的窗子后头,说这样通风,干的快。
忽然,恬恬问道:“丑儿,你这衣服是洗过吗?” “洗过,就是没有用肥皂也没有用洗衣粉。
”我盘腿坐在床上说道。
“你指定是放水里让衣服洗了个澡就拿出来了,你看上面,这些汗渍还有那。
不行,我去重新洗一下。
”说着,就团巴了一下,然后放进一个洗脸盆里,拿上洗衣粉就要出去洗。
这时,嫣然把恬恬手中的脸盆接了过去,恬恬没松手:“嫣然,我去洗就行。
” “你在这里和丑儿说话,我去洗。
”嫣然头没抬,但是却很坚决,手紧抓着脸盆,一下子就夺了过去。
她在关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穿着是一条短裤,也是媚媚的。
那浑圆的大腿晃了我的眼一下。
再看恬恬,竟然穿了一条裙子,没有没到膝盖,上身是有点肥大的背心,一伸胳膊就跟蝙蝠一样。
她见我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就说道:“你拿回来的衣服我们也没有机会穿,白天上班穿工装,晚上你不在,我们也不敢出去玩。
就在这个房间里穿一下,有时候舍不得脱,穿着就睡觉了。
”说着话,就坐在了床边上。
我慢慢的靠在她的身后,一伸手,她就仰躺在了我的腿上,我接着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突然,我的鼻子酸了一下,感到委屈的不行。
她在我的怀里,羊羔一般的温顺,有一种温暖传遍了全身,在感到安慰的同时,也有一种身在异乡相依为命的感觉。
她伤痕累累,我也遇到了挫折,一种患难与共的想法油然而生。
于是,便更紧的抱住了她。
恬恬说:“丑儿,董事长早晚会知道真相的,到那个时候,她一定还会让你去给她开车。
现在先忍一忍,委屈一下自己,会好起来的。
你这样不声不响的,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丑儿,你就当是没有过给董事长在一起待过,一来就是当装卸工的,这样想想,你心里就不会有疙瘩了。
” 我唏嘘一声:“恬恬,如果人的记忆真能分段就好了,把该删的删了,把该留的储存起来。
只可惜不是。
今天我也想过,这有什么。
在董事长那里也是这样,还不如当装卸工痛快。
我很快就会适应的,我又不是没有力气,就是头一天干,还没有顺过劲来,不要为我担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 我说完以后,感觉到胸前湿湿的,原来她流泪了。
于是,我就用另一着手给她擦着泪水,一边说:“恬恬,只要我们好好的,能够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说着,我就把脸贴在了她的脸上。
嫣然给我洗完衣服回来了,但是,我和恬恬也没有分开。
我始终抱着她,她的小嘴还在我的脸上嘘动着,温热而又让人发痒,这是一种心里的痒,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挠着一样。
嫣然把衣服晾晒上以后,就装作没看见我们似的上了她的床。
这时,恬恬就在我的心里动了几下,小声说:“我们睡觉。
” 我这才松开手,我刚要躺下,以为她也会躺在我的身边的,可是,她却下了床爬到了嫣然的床上。
我不禁有点失望,也感到茫然。
于是,就侧身朝外,微闭着眼睛看着她们。
这时,嫣然对她说:“你干嘛跑到我的床上?” “我在那床上,丑儿会睡不好的。
他太累了,今天装了十几辆车,他第一天干,还不适应。
我在那床上太挤了,他休息不好。
”恬恬说完,又道:“我灭灯吧。
” “等会儿。
恬恬,我一个人睡惯了,你在这里我很不舒服。
还是去和丑儿挤挤吧。
姐,你放心,你过去以后,我就会睡着,死沉死沉的,什么动静我都听不见。
”嫣然又说。
我知道嫣然的意思,不是因为恬恬睡在她的床上不舒服,她是想让恬恬和我睡。
我就那么微闭着眼睛,静静地期待着恬恬再过来。
她犹豫了很久,这才说:“嫣然,以前你经常跑到我家和我一起睡觉的,俺家的床也是这么窄。
你都不嫌挤,现在这是怎么了?好吧,我去那张床。
”说完,就下到地板上,然后把灯闭了。
她上来就躺在了里面,小心翼翼的怕惊动了我。
可是,我却翻了个身抱住了她,她说:“你怎么还没有睡着?” “等你那。
干嘛要去嫣然的床上睡?”我问她。
“怕影响休息。
” “你不过来才影响到我那。
早就说过了,都两口子了,还到别处去。
”说着,我就把毛巾被拉过来盖在了身上。
她在去嫣然床上的时候,就已经把裙子和上衣脱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就不老实起来,她把我一只胳膊放在枕头根里,然后,头放在了上面,说:“让你再不老实。
” 我把她的身子往我胸前扳了一下,就真得老实起来,她的头挨着我的肩膀,说:“嫣然不会这么快睡着的,咱们就好好睡觉吧。
” 我点了一下头,可是,这个样子又怎么让我睡得着?于是,我就抚弄着她的头发,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又往我的胸前靠了一下,然后,一只手放在我的身上,就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我搬起她的头,就把我已经焦渴难耐的双唇悟在了她的嘴上。
她没有任何反应,任我怎么亲都行。
渐渐地我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眼睛里流着热泪,我用嘴轻轻地给她允干,有点咸,有点涩,但是却很甜。
后来,她身子就跟面条一样柔软的在我的怀里入睡了。
早晨天刚亮,恬恬就要起。
我不让,她就欠起身,指了指床单,原来那上面沾满了血迹,她悄声说:“趁现在都还没有起床,我去洗一下。
” 说着,就穿上衣服起来了。
她让我也抬了一下身子,把床单抽出去,饿接着弯腰压在我身上说:“你真狠。
”说完,就抱着床单出去了。
她刚出去,就听嫣然说:“丑儿,过年了是吧?” 我一惊,没想到她也醒这么早,就问:“你这么早就醒了?” “你们什么动静我都听到了。
”她说她都听到了,我是憋着气的,恬恬只是流泪了,也没有出一点声音,还盖着毛巾被,她是怎么听见的?于是,我就说:“我们啥也没干,你能听到什么动静?” “别嘴犟了,我是过来人,你们这点小伎俩,我还能不知道。
不过,你挺熟练的,有经验。
恬恬被你骗了。
”嫣然说。
嫣然说:“我比你有经验,瞒不过我。
”说完,长嘘一口气,竟然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