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78叫我赵有财
孙大明当了癞皮狗,不但不起来,还闭上了眼睛。
我看到周围看热闹的人,他们虽然没有鼓掌欢呼,可是脸上却都是兴奋、解恨的表情。
于是,我就若无其事的走到了一旁。
可是,这个时候我看到孙大明还是不起来,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我知道这小子这是真要当赖皮,于是,就走到他的跟前,用脚踢了他一下:“别装,快点起来,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早见识过。
还什么练家子,还上过大街卖过艺,玩这一套,我可是从眼角里瞧不起你。
”出手有多重,我心里有数,他不是我的仇敌,往日也没有得罪过我的地方,我还没有要把他打残的想法。
所以,他装的这个样子我根本就不相信。
当我说完那些话的时候,他还真是睁开了眼睛,然后巴蹬了几下,就站了起来。
他没脸见我,就一个人走进更衣室去了。
这时候还没有来装货的车过来,我也跟他走了进去。
我父亲告诉过我,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干其他事情,冤家宜解不宜结,得罪个人将来就是一堵无形的墙。
以后我还要在这个公司里干下去,自然不希望树敌。
我进了更衣室后,看到他坐在一个凳子上,手扶着腿,低着头在想什么那。
我掏出烟递他一支:“抽一支,大哥。
” 他向我翻了个白眼,粗声粗气的说:“我不抽。
” “大哥是一直不抽还是嫌我的烟孬不抽呀?”我问道。
“一直不抽。
”他还是坐在那里头也不抬的说。
我点头道:“这是个好习惯,不像我,年龄不大,可是已经有三四年的烟龄了。
”接着我又问道:“大哥是哪里人?” “你查户口?我是哪里人用你管呀?”他把眼睛斜了一下,说道。
我看他拧头别耳的,知道他脾气大,可能从小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
还有他从昨天我来了以后,就欺负我,以为我就是一个软柿子,可以和小刘那样的随便捏,没想到惹急了眼我也是下手挺狠的。
所以,就更觉得一点颜面也没有了。
于是,我就不再理他了。
正要出去的时候。
只听他又说道:“等队长来了我会跟他要身新工作服给你的。
” 这时,听到外面有汽车在鸣笛,他就出去了,我跟在他的身后,心想,看来这个人没有被打败过,更没有给人道歉的习惯。
刚才说工作服的事还是他低着头说的。
大货车在调整位置的时候,林队长来了。
孙大明立即就跟他去了办公室,很快就拿来了新工作服,走到我的面前,仍然低头说道:“趁现在还没有干活,去更衣室换上吧。
” 他现在说话顺耳朵多了,不再那么大声,更没有那种蛮横的劲头。
我接过来,就去更衣室换上了。
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扛了两趟,孙大明也没有在车上喊我要我在最后的时候补上。
人都是这样,当没有人和你一般见识,都对你敬而远之的时候,你认为你就是老大了,可以说一不二,可是耀武扬威,可是当你成了败将之后,你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也知道夹起尾巴做人了。
孙大明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所以,他一个上午都很少说话。
在休息的时候,我用一个玻璃杯子喝着水,刚点着一支烟抽着,远处来了一个女的,穿着个黑色的超短裙,白色的短袖衬衫扎在裙子里面,很摩登很有派头的往这里走来。
大家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出现我就认出来了,是小葛。
不知道她这个时候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始终坐在一个地方,背后靠着一根柱子。
她过来以后,因为都是穿着一样的工作服,又戴着同样的帽子,根本就认不出谁是谁来,于是,她就站下喊了一声:“小赵师傅!” 我没有站起来,仍旧坐在那里,双腿伸着,背靠着柱子,但是却向她招了一下手。
她这才看出是我,然后笑着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很是热情,应该说是用了一种关心和亲切的口气:“小赵师傅,你看你这身打扮,都认不出你了。
在这里干活累不累?” 我指了指被汗水湿透了的工作服,问她:“你说呢?” 她就低声对我说:“小赵师傅,都怪我,让你受这么大的连累。
我给你送来了饮料,还有零食,饿了就吃,渴了就喝。
”说着,还把我的帽子摘下来,用手拍打了一下:“都脏了。
”然后,又给我戴在了头上。
就在这时,林队长喊了一声:“哎呀,是葛秘书来了,怎么也不进我的办公室,在这里扯起来了?”这些装卸工是不认识小葛的,林队长大小有点官职,开个会什么的见过她,所以就认为是有事找他。
于是,就走到小葛的跟前:“葛秘书,办公室请吧。
” 小葛就问:“你是这里的领导呀?我是来找小赵师傅的,以后还请你多关照呀。
” 林队长就有点惊讶地问道:“他是你的亲戚,还是老乡?” “是朋友。
”说完,就扭着屁股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我就想我怎么就成了她的朋友呢?林队长看看小葛的背影,又看看我,一脸的发懵,他怎么也无法相信,我会是小葛的朋友。
其他人也都看着我,有的摇头,有的惊愕。
我把她给我送来的饮料打开了一瓶,“咕咚咕咚”地就喝了半瓶,心想:小葛说谎都不会,说是朋友,谁信?是朋友会在这种地方下苦力?想到这里,我很是不舒服的苦笑了一下。
又装了两车后就是中午的吃饭时间了,刚进食堂,就看到了恬恬和嫣然,恬恬过来就抓住了我的胳膊:“丑儿,去那边吃饭吧,我们一块。
” 我看了看我的装卸工工友们,简直都不会走路了。
他们一个个都伸着头,瞪着眼的看着恬恬和嫣然,弄不清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恬恬挨我太近了,几乎都靠在了我的身上,她的两根辫子塞在帽子里,格外的显眼,再加上她清纯、涩涩的模样,真的像是沙漠里遇见了绿洲,高山上看到了山泉。
我把一个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恬恬,嫣然,不要在这种场合喊我丑儿,喊我学名。
” “你的学名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叫赵有财。
那好,有人的时候就喊你赵有财。
一看就是有财的样子。
”说着,就拉我去了远处她们的一张餐桌上。
吃饭的时候,恬恬和嫣然把她们菜里面仅有的几块肉都给我了,就好像我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似的。
我的肚子都鼓起来了,她们还在逼着我吃。
我瞥了一眼远处我那几个工友,他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就连孙大明也是目光异样的往这面看着。
吃完饭以后,恬恬和嫣然就让我去他们宿舍里休息,我没去,说去仓库那里找个地方睡一会儿。
恬恬就说那就在这里坐会儿喝点水再走,我说行。
于是,我就对她们说:“早晨刚上班的时候,我把那个穿我新工作服的家伙揍了一顿。
”我就把经过讲了一遍。
还没讲完,她们就兴高采烈的鼓起了掌。
我说:“你们小点声,还有吃饭没走的。
”又拽了一下我身上的工作服:“你们看,他又跟队长要了身新的给我。
” 嫣然就说;“那个队长也还是个二百五,就这么听他的?” “这个人有力气,也很能干,是个二队长,全指望着他吆喝着干活了,所以,队长也只能惯着他。
这样队长就可以在办公室喝大茶了。
”我说。
嫣然说:“丑儿,以后就是这样,谁欺负你就揍他!” 我立即对她说:“你看你又喊我丑儿,就你们俩的时候,咋喊都行。
这里这么多人,让人听见还真以为我很丑似的。
” “我也不英俊呀,就喊赵有财,多响亮的名字。
”于是,我们仨个人就都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