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93受到刺激了
当我抱出阳阳的时候,齐阿姨和媚媚也出来了,她们一看,很紧张的跑了过来,齐阿姨就问:“阳阳又喝醉了?你说着她经常的醉着回家,身体能受得了吗?我在公司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喝过酒,照样什么事情也没有失误过。
” 说着,就搭了一把手,媚媚在一旁喊道:“大哥,你可抱结实,别摔地上了。
” 阳阳抱着我够紧了,还用的着我抱?回到她的房间,我要放她在床上的时候,她还是不松手。
齐阿姨过来,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又看了看她一片潮红的脸颊,嗅了下鼻子说道:“阳阳这不像是喝酒了?小赵,怎么回事呀?”说着,就把阳阳的手从从我的身上拿开,还给她盖上了毛毯。
可是,却被阳阳一脚就把毛毯踹到了一旁。
我把齐阿姨拉倒客厅里,这里有媚媚在看着阳阳。
齐阿姨看着我,问:“小赵,阳阳没有喝酒,这是怎么了?” 我说道:“我刚到公司,董事长就让我开车和她去了酒店,说是刘子文又来了。
这次来是向她赔礼道歉,并且不去国外了,要和董事长重归于好。
董事长在进酒店的时候就和我说了,不喝酒,不去刘子文住的房间,不挨他太近。
这一切都做到了,可是,刘子文却让她喝了一种叫趣味水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这是酒还是饮料。
我砸开他们吃饭包间时,董事长已经躺在沙发上了。
” 齐阿姨是过来人,一听就明白了。
就在这时,媚媚出来了,着急的喊道:“妈妈,我姐把衣服都脱了,好像是疯了。
身上烫的那么厉害,她是不是生病了?” 齐阿姨摇着头叹了口气:“这个阳阳,怎么对这个混蛋这么痴情,她今天就不该去见他。
”说完,就对媚媚说:“你去把我的药箱拿来。
我配点药给她吃了,就会安静下来的。
” 媚媚说阳阳把衣服脱了,我就没有再进去。
一会儿,媚媚过来问我:“大哥,我姐这是怎么了?” “刘子文给她喝了叫什么趣味水的饮料,就这样了。
” “趣味水?那就是迷幻药,是催情的。
怪不得我姐这样了,她是被人催情了,这个时候她在迷幻状态,是需要男人的,而且还不会选择,只要是男的就行。
这个刘子文真坏,敢用这种恶毒的手段对付我姐。
”媚媚一听,就惊愕的长大了嘴。
看来媚媚比我懂得多,这种东西她都知道。
我担心的问:“不知道齐阿姨给她吃了药,管不管用。
” “管用,就跟感冒了消炎是一样的,被催起来的那股劲消退了也就好了。
”媚媚说:“我回去看看。
” 这种水是用来催情的?那我让刘子文喝下去的饮料里不知道有没有这种东西,如果有的话,那刘子文还不是要闹翻天?看到女的就想那样,再做出强奸的事情来,那可就是要进监狱里喝茶了。
哈哈,解气。
媚媚回来说:“给我姐吃上药,现在睡了。
一觉醒来,好多事她都不会记那么清楚,因为当时是在迷幻状态。
” 我就问她:“这种水男人喝了也会这样吗?” “怎么,你也想喝点试试?”媚媚好看的眼睛凝视着我,很是不怀好意的问。
“不是。
是这样,我把他们餐桌上剩下的半瓶饮料,都逼着刘子文喝了。
如果对他也管用,那就热闹了。
”说着,我自己都笑了起来。
媚媚却摇了一下头,说:“没用的。
” “咋还没用呢,不都是用来催的?”我疑惑不解。
“你傻呀,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就像是避孕药,男人吃了能达到避孕的目的?”说着,她站我跟前,双手放我头上抚摸着:“你真可爱。
” 齐阿姨从阳阳房间里出来了,她过来坐我对面的沙发上问道:“小赵,我看阳阳的脖子下面被手指划过,你当时都看到了什么?” 我想了一下:“我敲门不开,就用脚踹的,刘子文这才打开门,我进去的时候,董事长躺在沙发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还以为是她喝酒了,结果我一看只有两个空的啤酒瓶子,这些就是董事长都喝了也不到躺下的程度。
我就问刘子文,他说就是让董事长喝了那种水。
” “我是想问你,你进去的时候,阳阳是穿着衣服还是没穿?” “穿着那,就是有点凌乱。
” 齐阿姨这才舒了一口气:“这孩子,真不知道保护自己。
你如果进去的晚,阳阳就被那个混蛋刘子文给强暴了。
”齐阿姨气愤的大骂:“刘子文,还真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这么没有人性,没有一点廉耻。
再让我见到他,我就打死这个狗东西!”齐阿姨气的脸色都煞白了,胸脯也在急速的起伏着。
齐阿姨生气的时候也这么耐看,我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
齐阿姨说阳阳的脖子底下有手指划过的痕迹,难道是我不小心给她划了?当时在车上的时候,那么小的空间里,我也真是被她的癫狂给迷得不行,脸色魅惑,肌肤滚热,腰肢扭动,那时,就是我把持不住和她合一了,她也不会怪我的,反而还有可能感谢我。
如果给她解了,或许早就清醒了,就不用齐阿姨用药物解了。
不过,那样也是不人道的,我虽然很渴望她的身体,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就是乘人之危了。
听媚媚说,只要是个男人就行,或许在阳阳的意识里,上她的她都不知道是谁。
齐阿姨不放心,又去阳阳的房间了,我就出来了。
那是女人的问题,我帮不上忙。
就在花园里慢慢的走着。
时间不大,媚媚也走了出来,她对我说:“我姐会感谢你的,是你保住了她的清白。
不然就被刘子文得手了。
” 我说:“我当时劝过他,说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还有见面的必要吗?她说别说还有过一段恋情,就是普通的朋友,人家大老远的来了,也是应该见一面的。
” “我姐就是太心软了,别看她表面上那么严肃,有时候甚至都有点冷板,可是,她的心里却是火热的,是善良的。
” 我点头,当着媚媚的面我也不能夸阳阳,她会给我白眼的。
她说什么都行,我是不能乱说的。
于是,我就低头继续往前走去。
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冲动,就是想立即见到恬恬。
我看了看时间,恬恬还有一个小时就会下班,我去了之后就钻进她的宿舍,让嫣然去吃饭,我们就抓紧时间亲热一番。
然后带她去外面吃饭。
而且,晚上也就不回来了,在那里住一夜,明天再来接阳阳回公司。
想到这里,我就对媚媚说:“我想回公司。
” “回公司,有事呀你?” 我想了一会儿,编了个理由:“我有东西在恬恬那里,我要去取回来。
” 媚媚说:“我才不信那,都好几天了,也没说有东西忘那里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 “怎么回事?” 我转身就往回走,进了客厅,和齐阿姨说了一声,就我往大门口跑去。
这时,我发现媚媚正站在一株葱绿的花木前望着我。
于是,我就和她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然后,跳上车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