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98有重大事情发生
听小葛说董事长把管生产的副总经理就和保安部的姜部长,正在商量处理包装车间主任的事,我的心里暗暗地的高兴。
阳阳不是听了我的反映后没有态度,而是没有表现出来,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不形于色,她在处理这件事上,可以称得上是雷厉风行。
小葛一看我不给她按摩了,就失望的也坐在沙发上说道:“你给董事长按摩了那么长时间,给我这几下就完了?我还没有任何感觉那。
唉,也不强求你了,谁叫咱不是董事长那。
” 我问她:“你说的包装车间的这个秃子车间主任是怎么回事?他的问题很严重吗?” “严重个屁。
秃子经常骚扰女工,不是处理了一次两次了,但是,他一分钱的工资不少拿,车间主任的位子照坐着。
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摇头:“我连这个人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他是分管生产的副总的小舅子,所以,秃子才有恃无恐。
这回呀,还跟以前一样,副总把他小舅子骂一通也就算是完事了。
”小葛说着,又道:“如果是换个人,早就开除不知道多少遍了。
” 这样的话,那不是白激动了,于是,我就说道:“这个公司是谁开的?董事长的权利还不如一个生产副总权利大?” “董事长也是要维护各方面的关系,她还指望这几个副总给她出力流汗那。
没有分管的副总管理着,董事长就是有三头六臂也管不过来呀。
所以,她是会给副总留点面子的。
”小葛又对我说;“公司里边的好多内幕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好好的给我按摩,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 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才懒得听那。
” 小葛忽闪了几下眼睛,站起来在我面前走着说道:“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才不信。
我问你,你的女朋友和你顺便救回来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都在包装车间?她们两个是不是长得都很漂亮?那她们就有祸了。
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秃子瞄上,那你就等着戴绿帽子吧。
”小葛说着,还“格格”地笑了起来。
小葛的一番话,还真的是刺痛了我。
于是,我就要往董事长的办公室里跑,小葛一把拉住我说:“你要去干什么?” “我去告诉董事长,让他把那个秃子开除!” “这样的人事安排董事长也能听你的?你以为给她按摩几下你就成人物了?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你可以让董事长给你的恬恬和那个女孩换个工种。
这个我估计董事长会给你办。
”小葛给我出谋划策说:“就编个理由,说她们在包装车间过敏。
” 我感觉这个策略还是可行的,但是,要看看什么结果再说,说不定就能把秃子处理掉那。
于是,我就说:“董事长会处理这个兔子的,你想呀,我们就是闹着玩被她发现了,还把我砭到仓库去当了装卸工,别说是这样的害群之马了。
” 这时,传来了董事长发火的声音,我和小葛就把耳朵贴在门口上听:“在一在二不在三,他属于流氓成性,屡教不改。
如果不处理他,那还不是要把一个车间给毁了?传出去谁还敢来我们公司工作?给你个面子,不开除他,那就让他去装卸队!你们谁也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你们去办吧!” 我和小葛赶紧的回到了值班室,然后,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董事长办事果断,雷厉风行,不服不行!” 小葛要说什么的时候,董事长喊她,她就过去了。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恬恬和嫣然。
她们说这是秃子罪有应得。
嫣然说:“我们来吃饭的时候,还看到秃子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正瞪着眼珠子看着我们出来那。
” “董事长刚决定的事情,让管生产的副总和保安部抓紧落实那。
估计下午就会从你们车间消失。
”吃完饭以后,我看到了装卸队的人还没有吃完,我就走了过去,他们看到是我,都很客气和我打招呼,我跟他么说笑一番后,等孙大明吃完饭,我就把他叫到了一旁。
我对他说:“这两天可能要去你们装卸队一个三十多岁的秃子,你要好好地给我照顾他一下。
” “是哪种照顾?你明说,我也心里有数。
”孙大明大大咧咧地说。
“他得罪我了,你还不懂怎么照顾吗?” “那你就放心吧,得罪了兄弟你,就是得罪了我。
”他说道、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大哥,有空我请你喝酒。
”说完,我就往食堂外边走去。
在食堂门口,没想到恬恬和嫣然还站这里等着我。
我就问恬恬:“还有事?” “没事就不能等你了?”说着,往一边拉了我一下,悄声说:“丑儿,你晚上还来么?” “今天晚上是来不了了,董事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明天一早我还要送媚媚去学校。
恬恬,我只要是有合适的时间,就会来看你的。
”我对她说、她仰头看着我说:“一言为定。
” “嗯,一言为定。
”说完,她就和嫣然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甜丝丝的想,在家里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去找她好几次,什么也没有发生,不是她爸在就是她妈给搅合。
在这么远的地方,她爸妈想管也管不了了,我可以和她随便找个地方就在一起,就是嫣然现在也是干瞪着眼没有一点办法。
回到我的值班室的时候,董事长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说是要出去一趟,又嘱咐小葛,有人找她就电话联系。
小葛就小心的问:“董事长,那你下午还回来吗?” “不一定,顺利的话一会儿就能回来,不顺利就说不准了,怎么,你有事?”董事长找到些材料塞进包里,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小葛急忙说。
然后,我就跟着董事长出了门。
在车上,董事长说道:“这个小葛,像是有什么事情似的,说话都不自然。
” 我就说:“她可能就是真的随便问问,你不在,她就随心所欲了。
” 在一个大机关一样的大门口停下,她说:“我去楼上的那个律师事务所一趟,你在这里等我就行。
我们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就在这里办公,我本来是让他去公司谈的,他这里忙的不可开交,所以就过来了。
”说着,就下车背着包上了楼。
我等了很久,差不多一个下午,在车里坐着屁股疼了就下来走走,抽支烟。
在外面待烦了就再坐车上去。
到了律师下班时间,阳阳才回来。
我问:“回家还是回公司?” “公司也下班了,我们直接回家。
” 回到家以后,阳阳就喊着齐阿姨去了她的房间,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媚媚就问我:“公司里出事了吗?” “没有呀?” 我隐约的感到,这事与今天上午去公司的那三个人有关系。
阳阳表面上很冷静,可是,她在律师事务所里待了一下午,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然不会咨询这么长时间,回到家就又喊着齐阿姨进了她的房间。
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有重大事情发生。